养户如何才能告别靠天吃饭的窘境

社会新闻 浏览(1419)

“高价格伤害人民,低价格伤害农民”。目前,全国有多少农民今年可能无法挣钱,甚至面临亏损。一个是暴利,另一个是损失。最终受伤的是中小型农民。猪周期的这个咒语什么时候会中断?

作者简介:王先新,《财经国家周刊》食品健康工作室主任,了望智库研究员。

超强猪周期结束,养猪业再次陷入低迷

超强猪周期终于结束,养猪业再次陷入低迷已成定局。

你为什么这么说?最近,笔者的研究发现,自2015年3月以来,养猪业进入了新一轮生猪周期,生猪收购价格再次进入低迷时期。这个时期会持续多久还没有定论。有些人说这需要两年时间,而另一些人说这将在年底结束。

农业部监测数据显示,7月第三周(采集日期为7月19日),全国生猪平均价格为13.96元/公斤,较上周下降0.4%,较去年同期(以下简称去年同期)下降26.4%。生猪价格在8个省上涨,在3个省保持不变,在19个省下跌。

巧合的是,也有数据显示,今年5月底和6月初,河南、江苏等地小农户生猪屠宰价格下降到6元/公斤以下,一些地区大生猪屠宰价格甚至达到5.5元/公斤,不仅低于生猪养殖成本,也创下近年来新低。

从以上数据,我们可以知道,最近几个月,我国生猪和猪肉价格逐月下降,这与作者的研究相吻合。这意味着生猪价格有继续下降的趋势。养猪农户应积极调整计划,利用形势走出市场,快速行动,不要再扩大养殖规模,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然而,一些专家认为生猪价格已经迅速下降。根据市场常识,许多农民将遭受巨大损失,生猪市场供求关系和市场心理将大幅波动。然而,从目前的市场发展趋势来看,市场各方面都很稳定,尤其是猪肉消费已经进入传统淡季,短期内大幅上涨的可能性不是很高。

对此,我感到很难过。历史惊人地相似。生猪价格再次经历了过山车。今年全国有多少农民可能无法赚钱,甚至面临亏损。一个是暴利,另一个是损失。最终受伤的是中小型农民。猪周期的这个咒语什么时候会中断?中小型农民什么时候才能告别依赖天气吃饭的困境?

生猪价格的变化比以前更加复杂,供求关系无法通过储备肉类和补贴来真正解决。

客观地说,与往年相比,现在养猪的集中度越来越高,拥有500多个农场的农场约占整个行业的40%。生猪价格的变化也比以前更加复杂。除了受到地区、天气、环境、疾病和价格等因素的影响,近年来还受到国际市场的极大影响,如进口猪肉的快速增长。

除了过去两年导致许多中小型养猪户退出市场的价格波动之外,环境管理也导致许多小型和分散的养猪户退出市场。以广东省为例,养猪业是广东省畜牧业的支柱产业,猪肉产量占全省肉类总产量的66%。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珠江三角洲等地区的环境保护问题日益突出,成为畜牧业发展的主要制约因素之一。

据统计,截至2016年8月,广东省各地区已经划定了25,000个养猪场的所有禁入区,涉及315万头猪。珠江三角洲水网地区生猪屠宰比2010年下降10.4%,占全省生猪屠宰量的18.8%,比2010年下降2个百分点。

据了解,该计划是“十三五”期间中国生猪生产发展的纲领性和指导性文件。它界定了“十三五”期间中国生猪生产发展的思路和布局,对缓解生猪周期、平衡市场具有重要意义。

农业部畜牧司司长马优香表示,《全国生猪生产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主要关注生产和市场,坚持政府监管和市场监管相结合,实现供需基本平衡。一是提高养猪业的标准规模;二是促进123个产业的整合和发展;第三是加强监测和预警;四是推进生猪价格保险试点扩大,降低生猪养殖风险,稳定生猪养殖收入。这样,就采取了许多措施来解决猪的循环问题。

然而,每隔几年就会出现的“猪周期”显然不容易被一个单一的计划打破。作者认为,自2003年以来,中国生猪市场经历了三个完整的生猪周期,分别是2003年至2006年、2006年至2010年和2010年至2015年。从高峰期来看,分别出现在2004年、2008年、年和2016年。

分析显示,猪肉的大幅涨跌和超强猪圈的出现正是中国养猪业快速转型升级过程中的阵痛。只有加快产业转型升级,尽快实现产业的稳定和成熟,才能真正走出生猪周期。

从市场规律来看,“猪周期”是一种经济现象,指猪肉价格周期性变化的周期,“高价格伤害人民,低价格伤害农民”。“猪周期”的周期轨迹一般如下:肉的价格上涨存栏母猪数量增加生猪供应增加肉的价格下降大量母猪被淘汰生猪供应减少肉的价格上升。

目前生猪市场尚未建立有效的价格信号传递机制。

目前生猪市场尚未建立有效的价格信号传递机制。农民,尤其是中小散户投资者,无法提前应对供给和价格变化,只能被动承受猪肉价格波动带来的市场风险。然而,由于组织力量有限、地区间信息沟通不畅等因素,民营产业组织无法充分发挥及时发布生猪生产预警信息和科学指导的作用。

外界不禁要问,中国没有猪肉价格指数吗?据了解,虽然中国现有猪肉价格指数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和代表性,已经成为政策制定和行业监测的重要依据,但仍不能有效破解生猪周期。

在这种背景下,一些大型肉制品公司也开始采取行动来打破生猪周期。

据悉,自山东罗进集团2012年8月开始编制价格指数以来,在山东省和市物价局的大力指导和协助下,罗进集团凭借自身的生产、经营和技术优势,整合了各种资源,完成了“罗进价格指数”的研发和发布,并于2014年12月正式纳入山东省价格指数管理系统。

外界会问,企业编制的价格指数有什么作用?

要打破生猪周期,必须整合大型生猪养殖和肉类加工企业的大数据。

据笔者调查,这些企业编制的价格指数以生猪养殖加工企业的正常经营水平为评价参考点,升降指数代表了养殖加工企业的盈亏变化趋势。根据价格指数,引导企业调整采购价格和数量,优化生产结构,制定价格策略,优化市场布局。

通过分析年度指标的变化节点和周期,及时预测和发布行业发展趋势,并将相关信息发布给育种企业、加工企业和消费者,引导合理育种、按需加工生产、合理消费,促进供需平衡。

当然,还有许多深层次的问题亟待解决。笔者认为,为了打破生猪周期,除了继续鼓励规模化养殖、启动国家肉类储备项目、提高农民补贴和提供预警信号外,还需要整合规模以上生猪养殖和肉类加工企业的大数据,以收集越来越多的信息。只有这样,预警系统才能更加科学,才能获得一定的规律性,指导农民更好地规划未来。

总之,打破猪的循环不是一个部门或企业能完成的事情。这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所有利益相关者推动建立科学的预警系统,以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只有这样,猪循环对各方的损害才能更大程度地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