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翁制造者张磊VS华兴包凡,罕见对话大曝光!

社会新闻 浏览(1849)

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

高启资本创始人章雷

作为中国持有180多亿美元的成功投资者之一的章雷,最近一次半公开亮相是在3月份华兴资本“一π巧合,华兴π对”CEO峰会上。

为什么叫“π”?在华兴资本CEO鲍帆的理解中,投资、并购、创业等热点话题含义如π,无穷无尽,“瞬息万变,不断超越,无限完美”。

亿万富翁制造者张磊:创业者要深挖墙缓称王

华兴资本CEO包帆

围绕投资、并购、创业等话题,包帆也经历了记者瘾。在自己的“领地”,章雷向企业家表达了自己的投资理念和中肯的建议。

作为一家由一个在早期意外发现黄金的神秘人领导的神秘公司,媒体将其评为“神秘公司”。高启资本最大的成就之一就是早年投资了腾讯、百度、京东、群道、蓝月亮、风信息等一批顶级企业。去年,它成功推动了腾讯对京东和京东上市的战略投资,并发挥了资本的“组合拳头”。

华兴资本也是这种资本“组合拳击”的参与者和受益者。去年底,在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鲍帆笑着说,“腾讯3月份在JD.com的股份和京东5月份的成功上市相结合,是华兴2014年最成功的案例。”

在“同一个π巧合,华兴π对”CEO峰会上,在鲍帆的质疑下,章雷透露了几年前投资京东的秘密:当许多电子商务公司追求淘宝的轻资产模式,秘密打造重资产模式时,只有京东集团创始人兼CEO刘董强(微博)同意自己的想法:通过重资产模式建造一条长长的护城河,刘董强敢于真正表达这一想法。“你看到的就是你得到的,”张磊谈到他过去常说的“老刘”时说。

“帮助初创公司解决更多的利益风险,给创业者一个机会来表达他们最真诚、最受欢迎和最深思熟虑的一面,”章雷总结道,作为一名投资者,他是如何为创业者增加价值而不是帮助他们的。

在投资过程中,章雷更加注重让企业家设计控制权。在他看来,早期创业过程中永恒的游戏就是改变本身。企业家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一样的。

他的投资理念是,如果你在控制设计方面做得很好,你可以让企业家不受干扰地承担风险。"如果他不承担风险,这意味着股东实际上承担了最大的风险."

腾讯去年3月在JD.com的战略股份成为中国互联网史上一个成功和典型的并购案例。另一个是滴滴和快的出租车公司今年2月14日宣布的合并,希尔豪斯资本(Hillhouse Capital)也是滴滴的股东。

这两种不同的并购初衷也与章雷推动并购的常规相吻合:一是双方基因不同的公司如何整合产业链,改变更好、更新的产品组合;另一个是,并购可以避免不必要的资本损失,并利用节省下来的资本扩大新的业务范围。两者的本质都是创造新的更大的价值。

对于新企业家,章雷也给出了一些实用而中肯的建议。"广泛积累谷物,深挖墙壁,慢慢成为国王."他特别强调“深挖墙”,这也是巴菲特的理论,巴菲特是他一直崇拜的美国投资者,他不断地建造和巩固他的护城河。

“继续反思你的护城河在哪里。你每天早上起床是为了多做一天的工作来增加护城河还是减少护城河的消耗?每天问自己这个问题,在你去上班之前,问问自己。”张磊提出了这个建议。

以下是对话的文字记录:

鲍帆:章雷是投资行业的传奇人物。我知道你最传奇的投资是JD.com。你一开始是怎么认识刘董强的?

张磊:我们在一个会议上见过。高启的资本是研究型的。我们一直在研究电子商务,并在中国寻找一些话题。2008年,我们在寻找几家大型传统企业来说服他们拆分电子商务并让我们投资。然后所有的传统企业都说你们这些孩子对此一无所知,忽视了我们。最后,我们找到了京东,我们就这样相遇了。

鲍帆:这不是唯一的电子商务公司

章雷:首先,我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此外,刘董强是诚实的,并得到你所看到的。当时,大多数从事电子商务的人可能已经从资本市场学到了一些词汇,比如轻资产模型(light asset model),每个人都说他们是轻资产商业模型。然而,轻资产模式已经被淘宝和阿里完善,机会不大。

我们正在寻找资产雄厚的公司。有些人确实在做这样的事情,但是那些做了的人不好意思说他们正在做。只有刘董强严肃地告诉我们他想做这件事。我认为它相当不错。它击中了要害。

鲍帆:你第一次投资的时候投资了很多钱。在这种环境下(腾讯科技注:2010),泰格基金进入时找我,问我估值是多少。我拍拍他的头,告诉他在2亿到3亿美元之间,然后他以这个价格把它放进去。不久之后,当你进去的时候,是10亿美元。你为什么这么坚决?当时,3亿美元的投资在中国的投资行业是闻所未闻的。

张磊:在2009年和2010年,一个项目在早期阶段花费了3亿美元,这确实相对较小。老实说,刘先生要求我投资时,他不想要3亿美元。当他筹集资金时,他说很少一部分(腾讯科技注:刘董强提出筹集7500万美元)。我们算出了一个账户。当时,我们觉得如果我们不在这项业务上花钱,我们就看不出它是否行得通。

我对他说,要么不投票,要么我们投3亿美元。如果你想投票,你必须有这个机会,我们也非常坚持。在计算结束时,他们一致认为这一轮总共是3亿美元,主要来自我们,还有一点来自其他国家。

宝帆:京东从你那里收到了3亿美元。在某种程度上,它是否也影响了它未来的演奏风格和未来工作的节奏?

张磊:我想我敢更好地表达自己。以前,许多人有许多想法,但是他们害羞地或有限地表达自己。我认为我们作为资本家的所作所为有时实际上相当可耻。事实上,我们什么都不做,总是说我们在投资,但我们的升值是有限的。

我对附加值的定义有两点:

首先,不要帮助我。如何做到这一点?

主要问题是如何解决更多的利息风险。你如何让这些人都有相同的兴趣和想法?不要是短期的。给创始人一个机会来表达他们最真诚、最受追捧和最深思熟虑的一面。所以我们花了很多精力去做。

我相信刘自己有一个大主意要做事情。我们一起投票给JD.com的股东都是非常长期和理想的投资者。无论在我之前还是之后投票给我们的股东,我们都有理想,给我们一个更好表达自己的机会。

第二,我投资的许多公司坚持公司是公司的控制者,并设计控制权。

我认为创业必须冒险。如果他认为冒险是有代价的,或者如果有人在董事会监视他,他就不敢冒险。

创业过程中永恒的游戏就是改变自己。那么,企业家的最大风险也是一样的。事实上,如果他不承担风险,他的股东将承担最大的风险。因此,我们所做的就是让他承担他应该承担的风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让创始人设计公司控制权。每个人都知道,最后,不管你决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这是我们的想法。

鲍帆:红杉资本董事长迈克尔?莫里茨最近发表了评论。他表示,美国科技产业已经进入泡沫阶段,泡沫可能很快就会破裂。你觉得章宗怎么样?

张磊:多付了。如果是一年或两年或三到五年,我认为是可以的。我认为糟糕的是,高估的泡沫氛围让每个人都做了一些短期的事情,或者他们更害怕100%的超额支付,而公司已经回到了零。这是超额支付最害怕的泡沫局面。

鲍帆:最重要的是不害怕昂贵的投资。最重要的是选择合适的公司。选择错误的公司毫无意义。0和1之间的差别对我来说是可以接受的。互联网并购近年来相当活跃。去年,我有幸与章宗合作,推动京东与腾讯的战略合作,这是一笔特别好的双赢并购交易。今年滴滴和快的合并,章宗也是滴滴的股东。

张磊: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并购不是并购,而是它们是否在创造价值。你已经清楚地看到,在烧钱的过程中没有创造新的价值,那么并购是好的。

迄今为止,腾讯在JD.com的战略投资应该是互联网上最大的收购。当时,我们每天都在讨论这个话题,而且并购的过程也很长。经过深思熟虑,这是一次三赢的合并。

我记得当时对小马(腾讯董事会主席马云花藤(微博))和马丁(腾讯刘炽平总裁)说,我是腾讯的十年股东,不管我们买不买,都在我们手里。

我对小马说,你做了易迅。有一个词你可能从未经历过。这个词叫做“库存”。

腾讯已经成为一家公司十多年了。它出售的一切都是虚拟商品。它以前从未卖出过一件东西。突然间,它不得不成为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它有100多亿元。它怎么可能还有数十亿的股票?随着业务的增长,库存也会增加。

对刘董强来说,我当时说的主要问题之一是移动趋势。个人电脑正在向移动互联网发展。当时,百度还没有收购91无线,但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资本方面的大趋势。显然,JD.com没有这个基因。

用库存和移动这两个关键词,两个令人信服的管理,两个表面上不太相似的公司,一个是零售基因公司,另一个是互联网产品基因公司。双方可以坐在一起讨论,也可以坐在一起讨论库存和移动的核心问题。

所以如果你今天谈论你想和谁合并,一种情况是看谁能把你的产业链整合在一起,谁能和你一起创造价值,你是否能把它重新整合起来交换新的东西。

你可以谈论并购的另一种情况是减少你烧钱的数量,比如滴滴快的和其他公司。滴滴快的并购后,可以减少烧钱的数量,将钱再投资到更好的产品上,创造差异化的产品。

我认为这两项并购是典型的创造价值的并购,这是大势所趋。在这个层面上,华兴资本也有很大的关系。

鲍帆:投资者如何才能在并购中发挥更积极或更有影响力的作用?

章宗:我认为我们的原则是这样的。我们的原则是永远成为企业家的朋友和伙伴。像高启资本这样的机构每天都有无数的研究和想法。你怎么能不让我学习,不让我说话?我们必须告诉企业家我们的想法。

然而,我们中的一些人促进了并购,一些企业家可能不想,或者我不感兴趣,各种各样的情况都存在。

我喜欢战斗,我必须战斗到最后一滴血。不管最终情况是否如此,我认为我们应该尽最大努力落实我们的观点。无论企业家最终决定做什么,我们都会支持。

作为资本家,我们必须清楚地看到我们的立场。我们所能做的是有限的,尤其是在那个时候,我们可能已经做好了研究工作。我们看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有可能我在这件事情上是错的,或者有些事情没有被正确理解。我认为把这个概念给企业家更好。

从企业家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尤其有必要睁大眼睛看待它。除了投资者的观点之外,我认为有必要寻找更多没有利益冲突的第三方来考虑这些问题。在过去的两年里,我觉得每个人都多了一点感激和同情。

鲍帆:在与资本结合的过程中,你能给我们两个你认为对年轻企业家最重要的建议吗?

张磊:这是朱元璋的布景。广积粮,深挖墙,慢慢成为国王。当你还在做第一轮的时候,没有必要让全世界知道你有多棒,或者我想怎么做。

“深挖”我是指巴菲特的护城河理论。它是不断地重新考虑你的护城河在哪里,如果你每天早上起床多做一天的工作,是增加护城河还是减少护城河的消耗?每天问自己这个问题。

在寻找投资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拥有自己的网络和许多资源。在此过程中,应充分释放部分金融投资,实现有效金融投资与战略投资的结合。

另一个是创业选择的方向。创业选择的早期方向不应该太复杂。它应该把重点放在突破上,在通过关键突破证明自己的过程中,不断扩大选择方向的复杂性。

鲍帆:张先生,你觉得a股市场怎么样?最近a股市场的一个明显迹象是,美国互联网公司和新经济公司的市值可能是a股市场的1/3、1/4甚至1/5。这有什么理论依据吗?这是由a股市场的供求关系决定的吗?

张磊:高旗资本已经在a股市场投资了大约50亿美元。我认为我们对a股市场的理解有几点:首先,a股市场有自己的逻辑。我也能看到一些企业家利用这个泡沫和a股逻辑赚钱。祝贺他们。

但公司最终会回归基本面。它能创造什么价值?

不要问资本市场首先给了你什么价值,你能创造更多什么价值,创造价值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动力来创造你自己。我认为a股的氛围是有些人做得很好,这非常适合他,因为他使资本市场成为创造价值的动态利益链。

但对大多数企业家来说,这更可能是一种消遣,不断盯着我如何才能赚到足够的钱来制造这个泡沫,所以我必须问自己,这是你自己的菜吗?

鲍帆:a股市场最近有一个奇怪的理论。华泰最近发布了一份报告,在承认上市公司存在泡沫的前提下,股市会给你一个泡沫。你可以用这个泡沫购买有价值的资产,所以上市公司应该把这个泡沫换成真正的资产。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张磊:央行行长周小川上次也说过,良好的资本市场也会促进实体经济。从这个角度来看,在资本市场上拆a股并重新开始是不可能的。通过换笼来换鸟是有价值的,但问题是换笼的成本是多少,换笼过程中鸟是否会飞出笼子。这种氛围是否会带来合适的企业家还有待观察。

我仍然对a股市场非常乐观。此外,我认为我们的长期海外投资和基础投资,认为对a股投资者要充满同理心、同情心,这样大的资本市场,首先要弥补、掀起氛围,对国家创新是好事。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zero2ipo.com.cn)。]

youtube.com